朱久言死了。是一场莫名其妙的意外。

岑和参还是在图书馆里当着志愿老师,一直说着要走最后也没走。过了不久,他也就忘了朱久言这个人了。

我曾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问如果给你一个机会,你最想回到什么时候?

下面有人跟帖说最想回到跟父母吵架之前,有人说后悔在老班面前甩脸子,还有人说宁愿一开始就没有遇到前女友。我发现就我看到的跟帖来看,这些人都是为某一件具体的事情而后悔,都想回到这件事发生之前,对此做出改变。

其实我也有特别后悔,以至于现在都无法真正释怀的事情。它就像是窗棱上当初失手砸歪的一颗钉子,钉子取下来,但是难看的疤却堂而皇之的留在上面。刮大风你去关窗时会看见它,你从窗子旁路过还是会用余光瞥见它,它是如此的丑陋,时刻在你不经意间注意到它的时候昭示它的存在,以至于到后来哪怕你在一个晴天的下午到公园散步,看着木板铺成的道路,那道...

十一

我希望你能明白,所有事情并非都会有一个结果。

我得问心无愧。

朱久言环顾四周,喉头酸涩。岑和参静静地看着。

如果给你一个后悔的机会,我猜你想回到这个地方。

我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不。一切的起源不是在这里。

朱久言知道自己在曲解岑和参的意思。但他就是想这样迷惑他。

学校还是老样子。朱久言感觉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过去的三年好像只是一个不知所谓的梦。现在梦醒了,那个人仿佛一抬眼就看得到。

曾经有个人说我恃宠若娇。朱久言与岑和参在教学楼里慢慢地走。

我当时并不觉得她是再说我,但是现在,我明白了她指的就是我。

她可能不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

朱久言笑了,你同样不明白,但是你了解我,...

朱久言被一阵瘙痒扰了清梦。

蚊子。

这该死的吸血鬼。

腕表上显示现在是四点半,窗外已经能有鸟儿在鸣唱。昨晚刚刚下过一场雨。雨水冲刷了夏日炎炎,而且也没有雨前又湿又闷的黏腻感。

朱久言悄悄地走出宿舍。

阳台上的风带着不能忽视的寒意。天还是雾蒙蒙的烟蓝色,像是一个冰冷的梦。

朱久言回想着自己做的那个梦。丝毫没有察觉到对面的宿舍楼站了一个人。

岑和参就像是突然出现在那里,又像是一直就存在在那里。朱久言睁大双眼盯着他,像是在一个混沌的梦境里不由自主的盯着他。对方似乎没有看到他。

岑和参转转头,朱久言这才发现对方的穿着十分奇怪,一种绝对不熟悉的穿着方式。

他像是裹在一层流动的黑雾的斗篷...

 

在那次听课之后,朱久言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过岑和参了。

一般他们都是在图书馆里碰面。也就是说,一切随缘。

但是最近好像岑和参已经被图书馆的志愿老师名单除名了一样。

朱久言没有他的任何联系方式。

这很奇怪,但不是不能理解。

偶像发了新歌。朱久言不想去年一样,热切的捧着手机,一遍在新歌发布的时候第一时间听到。现在的朱久言不能说是对偶像的热情减弱,倒不如说是爱得更加深沉。

了不起的觉悟,不是吗。

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朱久言的心差一点飞出来。他浑身一个夸张的机灵,倒是让岑和参没料到似的微笑起来。

敏感,多疑,这就是这个故事中的主人公的设定?

了不起的觉悟的主人公,还...

朱久言又吃了几次黄焖鸡。终于觉得自己已经吃够了。

外卖的黄焖鸡,有鸡腿肉、鱼豆腐、甜不辣、土豆片、金针菇、香菇,这是最基本的材料。

凡是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总要一次性吃个够,然后就是长久的空白期。

那本书,朱久言最终在自己曾经上过课的教室找到了。如果一开始,就专门找自己上过课的教室,是不是就能简单一点,省事一点,朱久言曾经就是这样规划的,只不过,他并没有严格按照自己的计划去执行。

这种部分责任的半途而废,朱久言一直没有改正过来。

就在刚刚,朱久言正在写着自己的东西,一对男女走进这个教室,男生在经过自己的时候,从鼻子里嗤了一声,而那个女生,则是用娇兮兮的嗓音叹了一口气。

世界就是这个样...

班长发过来一张图片。朱久言看到自己的名字旁写着一个11,名字被笔圈了一圈。

下周一上午十点书虫颁奖,别忘了时间哦

嗯嗯,好的。

朱久言心里又惊又喜。惊的是自己过去一年竟然借阅了250多本书。喜的是……还真是没有。

消息是周六发过来的。然而朱久言依旧没有找到那本书。

怎么办?

这是朱久言第一次觉得自己遇上了人生中第一个污点。

其实朱久言知道自己已经有很多信用污点。老师命令规定,旷多少次课,则有什么惩罚。但是自己明知故犯,这就是信用污点。

朱久言旷了很多次课。哪个老师的课也逃过。

明天吧,周日起的早一点,再将教室找一遍。

但是第二天,朱久言依旧没有早起。外面下着雨。朱久言度过了...

眼妆是棒子的本体。

一种浓艳廉价的土里土气。

朱久言还是没有找到那本书。

朱久言想要放弃了,干脆去图书馆承认错误吧。

但是,朱久言还是不想放弃。

明天再找一次吧。起的早一些,在学生还没有将教室完全占满之前再找一次。

图书馆地下一层是一个小小的咖啡厅。朱久言之前从来没有来过。他也从来没有想到哪里看看。

岑和参熟门熟路的找到一个角落,这里的墙壁上挂着一副抽象派的画作。桌子上摆着陶瓷的装饰盆景。里面插着几束干花。桌子的纹理吸引了朱久言,他酷爱这种光线下木头的样子。古旧的像是一个梦。

两个人坐下。默默喝着自己手中的饮品。

你大几了?岑和参问道。

大三。

哦。岑和参发出一声拉长了的声音。我看着你不像。

像大二的?

不,像大四的...

书还是没有找到。

朱久言决定利用周六周日的时间继续找。起码要等到周一书虫颁完奖之后才能向图书馆承认自己将这本书弄丢了。

但是还是有可能找到的。

朱久言今天上午洗完了被单还有那条质量非常好的秋裤。上午的阳光非常足。天也很晴。适合出去游玩或进行冒险性质的活动。

但是朱久言吃完了午饭之后,还是选择待在教室里。

下周三的环境管理课,还有一份PPT要讲。下周二有作业要交。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

朱久言要先将基础知识学好,然后查找资料,然后画图表。

朱久言无颜去图书馆。但是他放心不下自己看中的那本书。

图书馆比教室凉快。也有让人静心的味道。大一时图书馆还有那种清汤面的味道,朱久言猛然发现,...

© 桔梗与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