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捏了一下薛之谦的手,随即被继续蠕动的人群冲开。他低头看,手心干燥,但粘上了不知多少人不知是谁的痕迹。他皱了下眉,将手在外套上蹭着,抬眼望去,那被聚光灯独宠的熠熠闪光的银灰色脑袋已经走远了。

这是他第一次将自己放弃在人潮中,在触碰到薛之谦的手的那一刻,周围的尖叫轰然退去,他听到薛之谦的真声,嘴唇贴上话筒又松开。薛之谦走过时扫了他一眼,霎时他的心开始狂跳,窒息感如浪潮涌来。

他认出来了吗?


人在脆弱的时候,有人陪在他身边,会很棒。

但是这不是次次挑起这条伤疤的充分理由。


什么时候才能理解,哪怕这个人终于有一天可以在小范围人面前说及这件事,也并不代表出了这个门那些恶意揣测恶毒咒骂会有半分收敛。

他有半分弱的流露我会欣喜又害怕。我们包容他的脆弱他的惶恐不安,我们可以在门内相互取暖。

但是,请苛刻吝啬这门内的融融火光吧,让悲伤在天亮前终结。

【金/薛】感天动地甲乙情

我又要舞了


ball ball 你们去看薛微博上偷知识的贼那个视频

我之前写【汪/薛】,里面说薛和迪迪摔倒是个意外,这特么就是我瞎写的

但是 我刚刚无聊又看了一遍视频


请从6′16″看起

两人摔倒的时候,附近的特工立刻拥上前,然后!

在那个俯视远景镜头,你会看到金有一个很猛的扯住田胳膊往外甩的动作

虽然视频糊的一逼,但不妨碍我们看到他明显的怒意(。。。

而且田之后复述“他们是个独立的人”,同时往后拉了一下金,金被拉得踉跄了一下……但仍死死盯着不放地上的那一坨(。。


这种处于奶和狼之间的忠犬攻是真实存在的嘛💅


~~~~~~~

火星...

特别棒。

我现在还在磕沙李。

【汪/薛】乱攒一篇,供消遣



~~~~~~~~~~~~

胡乱写的,作者疯的,涵哥是无辜的。以上完全胡编乱造。

脑洞来源这张图(つд⊂)


朱久言死了。是一场莫名其妙的意外。

岑和参还是在图书馆里当着志愿老师,一直说着要走最后也没走。过了不久,他也就忘了朱久言这个人了。

我曾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问如果给你一个机会,你最想回到什么时候?

下面有人跟帖说最想回到跟父母吵架之前,有人说后悔在老班面前甩脸子,还有人说宁愿一开始就没有遇到前女友。我发现就我看到的跟帖来看,这些人都是为某一件具体的事情而后悔,都想回到这件事发生之前,对此做出改变。

其实我也有特别后悔,以至于现在都无法真正释怀的事情。它就像是窗棱上当初失手砸歪的一颗钉子,钉子取下来,但是难看的疤却堂而皇之的留在上面。刮大风你去关窗时会看见它,你从窗子旁路过还是会用余光瞥见它,它是如此的丑陋,时刻在你不经意间注意到它的时候昭示它的存在,以至于到后来哪怕你在一个晴天的下午到公园散步,看着木板铺成的道路,那道...

十一

我希望你能明白,所有事情并非都会有一个结果。

我得问心无愧。

朱久言环顾四周,喉头酸涩。岑和参静静地看着。

如果给你一个后悔的机会,我猜你想回到这个地方。

我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不。一切的起源不是在这里。

朱久言知道自己在曲解岑和参的意思。但他就是想这样迷惑他。

学校还是老样子。朱久言感觉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过去的三年好像只是一个不知所谓的梦。现在梦醒了,那个人仿佛一抬眼就看得到。

曾经有个人说我恃宠若娇。朱久言与岑和参在教学楼里慢慢地走。

我当时并不觉得她是再说我,但是现在,我明白了她指的就是我。

她可能不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

朱久言笑了,你同样不明白,但是你了解我,...

朱久言被一阵瘙痒扰了清梦。

蚊子。

这该死的吸血鬼。

腕表上显示现在是四点半,窗外已经能有鸟儿在鸣唱。昨晚刚刚下过一场雨。雨水冲刷了夏日炎炎,而且也没有雨前又湿又闷的黏腻感。

朱久言悄悄地走出宿舍。

阳台上的风带着不能忽视的寒意。天还是雾蒙蒙的烟蓝色,像是一个冰冷的梦。

朱久言回想着自己做的那个梦。丝毫没有察觉到对面的宿舍楼站了一个人。

岑和参就像是突然出现在那里,又像是一直就存在在那里。朱久言睁大双眼盯着他,像是在一个混沌的梦境里不由自主的盯着他。对方似乎没有看到他。

岑和参转转头,朱久言这才发现对方的穿着十分奇怪,一种绝对不熟悉的穿着方式。

他像是裹在一层流动的黑雾的斗篷...

 

在那次听课之后,朱久言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过岑和参了。

一般他们都是在图书馆里碰面。也就是说,一切随缘。

但是最近好像岑和参已经被图书馆的志愿老师名单除名了一样。

朱久言没有他的任何联系方式。

这很奇怪,但不是不能理解。

偶像发了新歌。朱久言不想去年一样,热切的捧着手机,一遍在新歌发布的时候第一时间听到。现在的朱久言不能说是对偶像的热情减弱,倒不如说是爱得更加深沉。

了不起的觉悟,不是吗。

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朱久言的心差一点飞出来。他浑身一个夸张的机灵,倒是让岑和参没料到似的微笑起来。

敏感,多疑,这就是这个故事中的主人公的设定?

了不起的觉悟的主人公,还...

© 桔梗与蟹 | Powered by LOFTER